【风云单车】自行车论坛|自行车俱乐部

破风骑行——租单车,去破风单车课堂骑行中国喀喇昆仑的骑迹
查看: 2725|回复: 14

连载:八天川藏极限挑战跟拍采访日记(江苏卫视记者)

[复制链接]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扫一扫,手机访问本帖
发表于 2017-5-26 00:21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亲,以车会友,扩大圈子。注册一下吧?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免费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

x
本文作者:江苏台 魏玉卿,授权转载

我曾给自己定了个目标,40岁前完成三件事——完成马拉松,骑行川藏线,练出八块腹肌。大概在三年前,我花了1500块买了辆美利达自行车,跟几个好友一起玩儿起了骑行。那时候是奔着好好练车努力骑到拉萨去的,头盔,手套,码表一个接一个买。只要晚上有空,都会出去溜个几十公里。记得我还给自己定了个分步训练计划,先环个青海湖,再骑个昆大丽,最后再去挑战川藏线。

然而我从事的工作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,时常加班或者出差,每次有活动,我都没法参加。渐渐地小伙伴们就不叫我了。如今自行车停在单位车库里,落了好厚一层灰。

两年前我开始跑步,因为这是一个技术难度相对较低,也随时随地可以进行的运动。虽然因为工作,我的锻炼依旧断断续续,但我还是在此期间完成了我目标的1/3,跑完了全程马拉松。

第四届-logo.jpg

8天川藏线极限挑战赛。顾名思义,就是在8天内完成川藏线的骑行。此比赛没有奖金,没有保障,不设保姆车,并且只邀请全国最顶尖的10位选手参赛。从成都的天府广场到拉萨的布达拉宫广场,全程2142公里,沿途需要翻越10多座海拔超越4000米的大山。经过驴友们多年的开发,川藏线已经是一条非常成熟的旅游线路了。一般来说,开车进藏,需要9天。骑车进藏,需要23天。也就是说,他们的速度,比汽车还快。

我看了下参赛的选手资料,川藏男神,不死鸟,中华骑王……光是这些绰号就让我热血沸腾。怀着对这些“疯子”的好奇和崇敬,我飞到成都,准备和他们一起体验极限。

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26 00:2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5月19日

在我隔壁住着两个同样来自南京的车手,孙晖和李德飞。快中午时候,我去敲了他们房间的门。

两位车手正在给他们的爱车进行调试。房间里,四处堆放着自行车零件、工具以及骑行装备。见到孙晖第一眼我就被他的胳膊吸引,这是一个典型的长期从事户外运动的胳膊,人称熊猫臂。肩膀下面一小截大膀子还挺白皙,再往下就全都黑如碳了。他笑着说,这样挺好,省的买护袖了,天然的。

去年孙晖创造了7天9小时35分钟的赛事记录,人送外号“川藏男神”。为了准备今年的赛事,他和李德飞月初就来到成都,在附近的夹金山,四姑娘山等高海拔地区进行了高原适应性训练。由于过往出色的成绩,他俩还获得了捷安特赞助的价值22000多元的川藏版定制公路车。我对他说,今年比去年准备的充分,又有神车随行,肯定要破去年记录了。孙晖则表示,这个很难说,天时地利人和,缺一不可。特别山里的天气变化莫测,遇到大风降雪,很影响比赛的速度。

我很好奇,这么长的距离,你们每天要骑多久?孙晖说,平均下来,每天睡4小时,骑行18小时,补给时间约2小时,每天要骑300多公里。由于运动量太大,他们都是在能补给的时候尽量多吃,以蛋白质为主,尽量少吃肉,以防拉肚子影响状态。而睡觉地点,有时睡在沿途镇里的客栈,有时借宿藏民家中,有时则直接躺在地上。

一旁的李德飞正在给新车安装轮胎,他已经累的满头大汗。他说,骑得慢不怕,就怕车子出状况。有时换个轮胎时间,别人能骑几十公里了。如果在海拔较高的地方爆了胎,换胎特别费劲。
去年李德飞花了9天多时间完赛,别以为他是车里不行,而是出发时就发生了意外。

从天府广场出发仅仅5公里,由于夜里视线差,他没有看到地面的积水,车子发生了侧滑,摔倒在地。当时李德飞腿痛得无法行走,觉得自己可能骨折了。但2142公里的路程仅仅完成5公里,他觉得很不甘心。休息了片刻,他重新跨上自行车,发现骑车还行。就这样,拖着一条伤腿,他坚持骑到了终点。说到这,李德飞很是得意。

这两天,他们的任务是好好休息,多吃多睡,调好状态。后天午夜0点,他们就要踏上比赛的征途。孙晖介绍,第一天,他的目标是骑行22个小时,争取在晚上22点前,翻越二郎山和折多山,抵达新都桥,全程418公里。

想到我即将跟着这群疯子彻夜不睡,我开始有点焦躁了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26 00:22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5月20日

比赛午夜就要发枪,今天各位参赛选手聚在一起,开了一个赛前动员会。骑友相见,分外想念,在这个“我爱你”的日子里,互相拥抱,彼此鼓励。

赛事主办人豪客依次介绍了参赛选手,其中也包括他自己。在专业从事自行车运动之前,豪客是一位程序员。“码农”的工作大家都是懂的,白天黑夜没有分别,加班是日常,一坐一个通宵。日子久了,脂肪肝、三高纷纷找上豪客。为了改善体质,他加入了骑行的队伍。在此期间他认识了“川藏神兽”张树桥。“八天极限挑战川藏线”这项赛事,张树桥可以算得上是创始人,他本人也已经连续四年参赛。不过前年,他在米拉山脚下遭遇了暴风雪,不得不在距离拉萨仅仅100公里处放弃了比赛。这次“失败”的经历,却让他得到比完赛更多的收获。张树桥说,很多时候,“获得”并不会让你感到珍惜,即便是如此艰辛的赛事。只有当你“放弃”的时候,才会觉得“获得”是多么的来之不易。要知道,为了完赛,你做了长久而精心的准备,克服了高反、饥饿、疲惫,最终却因为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前功尽弃,心里一定有许多不甘。第二年再次顺利完赛时,收获的不仅是完赛的奖牌,还有一颗更加感恩的心。

去年女子第一名艾青,用了9天完赛,人称“川藏女神”,她今年目标是和男选手一样8天完赛。这样一个“女汉子”,谁又能想到,她此前的绰号居然叫“麻将女神”。 原来,艾青婚后就做起了全职太太,每天做完家务,剩下的时间就跟朋友打麻将。几年下来,牌技大涨,加上较高的颜值,牌友们都称她“麻将女神”。不过时间久了,打牌打得也有点腻,每天长时间坐在牌桌上也让人显得苍老。有一天,一个朋友骑车出游,拍回来许多精美的照片,艾青看了之后大为心动。于是,离开麻将桌,踏上自行车,生活从此大不同。几年的骑行生活让她焕发光彩,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备显年轻。听说有一次,一位年轻小骑友还偷偷打听,问艾青有没有男朋友。被问的人哈哈大笑,说,艾青的主意你是别打了,不过她女儿到时跟你年纪相仿,要不帮你引荐一下吧!

由于今天天府广场戒严,比赛出发地点临时改在了飞登大本营。这是成都一个专业的川藏线服务站,很多骑行或者自驾去拉萨的朋友,都会在这里集结。

晚上9点,不大的服务站里挤满了人,他们中除了参赛选手,还有许多其他骑行爱好者,更有特地从东北赶来的粉丝,看得出,参赛的勇士们在圈内是绝对的人气偶像。在这群人中,我认识了一个同是南京的小姑娘,她叫张春燕。四月底,她独自一人骑车从南京出发,花了25天来到成都,她这趟预定的终点是新疆。听说了这次的极限挑战赛,她也来到飞登大本营见见各位大神。不过,她并没有去挑战极限的野心,骑着单车到处游玩,就是她的目标。在成都待两天,她准备继续北上,自甘南进入兰州,再沿丝绸之路前往新疆。我问她,出来这么久,不用上班吗?她说,我在北京打工,攒够了钱,就辞掉工作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听完以后,我无比羡慕。要知道,这十年来,我都没有休过超过一周的假。不过,后来我听骑友们聊天时说,谁谁谁住在七天快捷,好奢侈,大多骑友都选择25-40元每晚的青年旅社。我听完之后暗自下决心,还是要好好工作,努力挣钱才对!


请使用手机"扫一扫"x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26 00:23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5月21日

临出发,成都开始下起了雨。

对于车手来说,这样的天气很容易出状态,毕竟这两天成都的天气太闷了些。选手出发时,前来加油助威的粉丝之多出乎我的想象,他们高声呐喊者自己偶像的名字,也许有一天,他们也会追随偶像的脚步,踏上这场天路之旅。

倒数十秒后,比赛正式开始。选手们并不像一般比赛那样争先恐后,而是带着微笑从容出发。毕竟,这不是100米赛跑,这是一场极限挑战。

等我上了随行的后勤车,骑手们早已不见踪影。这场期盼已久的旅行也好,比赛也罢,居然就这样开始了,一时间我觉得好不真实。

追了大约20分钟,我们终于跟上骑手了。先是两位女选手,再往前是今年第一次参赛的年轻选手“不死鸟”马明明 ,接着是上届冠军孙晖。中华骑行第一人丁涛带领了一群骑手一同前行,“风神”廖海森则处于领头羊位置。每个选手都有自己的策略,或开始就冲刺,或稳定住节奏,或紧跟大部队。

沿成邛高速往西,雨越下越大,车越来越少,夜越来越深。没有了路灯的照耀,眼前剩的只有一片漆黑。虽然是坐车,但我已经感觉到丝丝恐惧。视线越来越差,路况也不是很好。即便是行走过无数次川藏线的老司机何师傅,也不得不打起12分精神。到了雅安境内,已经是大雨倾盆。糟糕的天气路况,加上迎面不断驶来大车的灯光,给骑手们带来了很大困难。此时第一军团已经变成了孙晖、李德飞和代仁义,选手们的差距开始拉大。女骑手郭丽娟还不幸遭遇爆胎,花了20多分钟才处理完毕。

按照计划,第一批骑手可能会在上午11点左右抵达二郎山隧道,这是我们约定的第一个跟骑手们的汇合。原本我们还打算在雅安开一间钟点房休息四小时,但恶劣的路况让我们的前行也变得困难。为了不耽误行程,我们决定在一直开到山脚,在车里休息两小时,等天亮就开始进山。

早晨4点,在不断遭遇的团雾中,我们抵达雅安市的天全县,暂作休息。司机何师傅雨夜行车,精力消耗不少,几乎秒睡。他韵律十足的鼾声在狭小的空间内回荡盘旋,吵得其他几位无法入睡。折腾了一小时,我决定选择出去透气淋雨。也罢,司机休息好,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。

天色渐明,公鸡开始打鸣,精力旺盛的小狗也开始上街玩耍。第一梯队的骑手孙晖和代仁义也顺利抵达天全县,他们正在街边的小店吃早餐。六个小时下来,两人状态都还不错,只是一夜大雨,孙晖即使有上万元的专业装备护身,还是弄了个全身浸透,代仁义更是直接换了一套骑行服。孙晖说,因为天气原因,目前的成绩已经比去年同期落后不少,但赛道很长,继续努力还是有望突破。说话间他又踏上爱车,再次启程。

往前不到五公里,我们就走到了成都平原的尽头,接下来,就是川西山区了。雨势渐停,青山被云雾缭绕,宛若仙境。一路上我们也听到了一些其他选手的消息:李德飞过隧道时再次摔倒,受伤部位与去年相同;廖海森先是因为大雨迷路,多绕了20公里,后面更是老司机遇到新问题,特地准备的新锁鞋不适应,索性路边摊买了一双北京老布鞋继续干……

迷迷糊糊睡着了,醒来已在二郎山。山雨又起,整个山弥绕在云雾当中,能见度非常差。隧道口聚集了许多川藏线骑友,他们多半是边骑边玩。但其中大多人都知道8天极限挑战这场赛事。听说大神们即将通过,骑友们都翘首期盼。上午10:57,孙晖和代仁义先后到达隧道,与他们预计的到达时间相差仅三分钟。

穿过隧道,天气豁然开朗。尽管云依旧很多,但山里的雾气已经没有,云层中还可以看得见蓝天,就连气温也骤升。山里果然是十里不同天啊!排在第三的李德飞也顺利穿过隧道,并停下车和我们简单聊了几句。德飞还向我们展示了他的防水秘籍——四片超长夜用卫生巾!因为雨大汗多,卫生巾超强的吸水功能竟然起到了神助攻的作用。这一路下坡,选手们可以好好放个车,也放飞下心情。现在,我们已经进入了甘孜藏族自治州,泸定县。

我们在这里停车,吃午饭,然后开了间钟点房。接下来的山海拔超过4000米,疲劳是很容易产生高原反应的。

一觉睡醒已经是下午4点,由于累积的疲劳较多,醒来后整个人还有点蒙圈。随行的领队蒋敏更是在上车时一头撞车门框上,收获两道血印子,一个小包包,及轻微的脑震荡。

继续前行。在快到康定县城的一家饭店,我们遇到了正在这里休息的车手毛琦。因为雨中行车,他身体的热量消耗了很多,开始犯困。很快就要进入高海拔地区,为了能更好地翻越折多山,毛琦选择在这里睡了一小时。休息过后,毛琦的精神好了许多,他说,虽然这一小时没有骑行,但接下来可以更快地爬坡,其实并不耽误。

过了康定县城,我们又遇到了“风神”廖海森。廖海森可以说是圈内大拿,拥有几万名粉丝,也是本次比赛冠军的有力争夺者。不过此时他处于的位置相对落后,他坦言出发时失误较多。为了比赛特地新换的锁鞋因为太窄,风神不得不将它抛弃。昨晚他买了双北京老布鞋,而此时又换上了一双军绿色的解放鞋。昨夜雨大,迎面汽车车灯产生的炫光让原本就近视的廖海森非常不适应。虽然暂时落后,风神却依旧充满信心,他的强项就是耐坨。别人一天骑行18小时,他可以20甚至22小时。

接下来的山路,就是一个接一个之字型转弯,海拔不断上涨,我知道我们已经来到折多山了,这山名取得还真是贴切。天色已晚,选手们需要尽快翻越折多山,以免夜路骑行更加困难。晚上8点,领头羊代仁义到达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垭口,由于山顶气温很低,代仁义开始增添衣服。太阳下山后,山里的气温下降的非常可怕,刚遇到他时,我们还在愉快地聊着天,十分钟后,我已经冻得直打哆嗦,不得不赶紧回到车上。下山时,天已经完全漆黑,远处的大山在云雾中露出庞大而黑暗的身躯,雄伟却又压抑,大自然真是让人畏惧。

新都桥的夜,寂静而美丽,这里是摄影家的天堂,只是这趟旅途无暇享受。下次吧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26 00:24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5月22日

早晨醒来有点头痛,估计是轻微的高原反应。

高原的清晨冷得惊人,忘穿秋裤的感觉真是冻彻心扉。幸好我带了毛衣和羽绒服,赶紧全部裹在身上。

第一集团的四位选手已经早早出发,他们已经翻越高尔寺山抵达雅江镇。第二集团则凌晨起床翻越了折多山。我们在镇上碰到了张树桥,只可惜他未做停留继续前行。在他身后抵达的是“川藏女神”艾青。

艾青这两天不太走运,昨天爆了两次胎。第一次爆胎是在二郎山一段泥泞的路上,后胎被石子扎破。后来又掉进一个小水坑,前胎又爆。高原换胎很是费体力,这也影响了她的状态。除了爆胎,她还摔了三跤,右边身子全蹭破,左边身子全是淤青。尤其是昨天晚上进入折多山,由于雾气太大影响视线,前方一个下坡她误以为是平路,没有控制住速度,发生侧滑摔得很惨。艾青说,摔下去时候特别疼,不得不推车前行,但好在发力的肌肉和关节没事。晚上休息时,艾青想到一天悲催的遭遇,产生了退赛的念头。不过一觉睡醒,伤口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,她还是决定继续前行。

今天到了新都桥,她的第一任务是赶紧找个卫生所买瓶碘酒处理下伤口,因为如果再遇到雨雪天气,伤口进水很容易感染。其实我们的车上是有常用药的,但根据比赛规则,我们不能给参赛选手提供帮助,所有的困难她只能自己解决。在镇上的一个药房,她买到了碘酒,自己处理起伤口。我看到她的骑行裤已经摔破一个大洞,她用厚纱布打了个补丁。揭开纱布,我看到她的膝盖的伤口已经有点发黑。用碘酒消毒时,疼痛让她的面部显得狰狞。艾青说,去年她也摔伤,因为没有及时处理伤口,留下了很大的疤痕。看到自己的骑行服也摔破,她心疼得大喊,我几千块的衣服啊!摔破了不防水了!

看到女神如此遭遇,不少围观群众都红了眼眶。反倒是艾青自己很是坚强:骑车嘛,摔倒是很正常的。还开玩笑说,可以跟李德飞交流一下摔跤经验,看看怎么样摔倒才能最大程度减轻痛苦。我脑补了一下昨晚艾青摔跤时的情形:黑夜,大山,浓雾,急坡。摔倒了,不单是肉体的痛苦,更是内心的恐惧。要知道,前方还有许多大山,还会遭遇更恶劣的天气更糟糕的路况,意外随时可能发生。想到这,我不禁心生畏惧。“川藏女神”之所以是女神,除了她过人的车技,我想她顽强的意志更令人欣赏。


道别艾青,我们继续前行。今天天气特别好,视野相当开阔。远处我看到了崇拜已久的贡嘎雪山,连绵的雪顶真的非常威武壮丽。今年估计四川还得来一次,要和偶像贡嘎来个亲密接触。

一路上我们翻越高尔寺山,通过雅江县城,来到了相克宗的布珠民居。几位领先的选手之前也都在这里做了停留。这会儿,“不死鸟”马明明正在屋里睡觉,而毛琦和丁涛也先后来到民居。 主人阿妈热情地给他们献上哈达,迎接勇士的到来。其实,他们都是老熟人了,每次骑行川藏线,他们都会选择在这里停留休整。毛琦介绍说,在相克宗休息,是相当科学的,如果之前在雅江就补给,再路过这里就很尴尬,是吃还是不吃?吃的话,会浪费时间,不吃的话,接下来一直到理塘一直都没有驿站。所以大家到了雅江之后,都选择咬牙坚持,一直到这里再补给。三位骑手在途中相聚,其实这是一个挺难得机会,三人围炉而坐,一边吃饭,一边商量接下来的战术,他们一致认定,今天骑到理塘结束,明天四点就起,翻越海子山。

吃完午饭,骑手们还打包了几个馒头以备不时之需。

另外,我们把从成都一路背过来的西瓜,吃掉了。

接连翻越过剪子湾山和卡子拉山两座海拔超过4000米的大山,眼前的地貌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,陡峭的山崖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平缓的山坡。蓝天白云下是一望无际的高原草甸,牛儿们愉快的吃着草,一切都让人心旷神怡。快到理塘县,我们追到了李德飞。德飞说,能量消耗的还是太快了些,路上已经补了几管葡萄糖。代仁义和廖海森也都在县城,买了些补给。山里又开始下雨,代仁义也是赶紧换上雨衣,继续前行。

离开理塘县城不久,我们追到了领头羊孙晖,我还跟他聊了一会,显然他状态很好。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骑行,还能保持如此速度,卫冕冠军果然名不虚传。为了航拍一个他的骑行镜头,我意外收货了一张美照,金色暮光照在高原的草地上,一条笔直的路一直通往远处的高山。这也许是我拍过的最棒的照片。

接近海子山,路两边已经随处可见雪山,气温变得很低,我的高原反应似乎也有些加重,头痛的非常厉害。本以为翻过海子山到了低海拔地区就会好点,然而车行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好转。通往巴塘的路,漆黑,寂静,除了车灯,没有其他发光的东西。路上一头暮归的牛儿,摇着尾巴,慢吞吞地走向路边零落的某个藏宅中。一路全是急下坡,山风大得惊人,车外的温度想必也很低,我不禁为几位今夜要赶往巴塘的骑手捏一把汗。

22:00,我们到达巴塘县。我决定直接睡觉,不然会死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26 00:26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5月23日

早晨醒来,头痛全无。同屋的伙伴表示昨晚洗的内裤袜子居然全干了,我有点后悔昨天没有洗澡。

光后悔是没用的,趁着还算清醒,赶紧洗个澡。算了下,上次洗澡,还是19号下午。这应该创造了近十年我不洗澡之最长时间记录。

从巴塘出发,沿金沙江往南,很快就到了川藏交界处。孙晖和廖海森已经入藏,算一算他们只用了两天多一点时间,速度之快实在匪夷所思。

在金沙江大桥,我们遇到了李德飞和代仁义,他俩昨天是在理塘县的禾尼乡休息。由于禾尼乡海拔超过4000米,两人都休息得不算太好。早晨3:30,他们便再次出发。李德飞说,白天翻越海子山,难度要小很多。廖海森昨天晚上花了4小时下山,而他今天只用了2小时多一点。所以,合理地规划骑行计划安排战术,显得尤为重要。代仁义是第一次骑行这条线路,对于之后的计划,他也有些茫然。所以他选择跟随老司机李德飞,一同前行。

跨越金沙江,我们来到了西藏昌都地区的芒康县境内。虽然只是一江之隔,但四川与西藏的地貌已经有了很大差别。西藏境内的山势更加陡峭,山坡上也没有什么植被,大块的岩石裸露在空气中。去年七月,我曾来到过这里,当时因为山洪暴发,318国道部分被洪水摧毁,汽车自行车都没法通行。现在,道路上依然可以看到洪水冲过的痕迹,没有植被保护的山体随时有飞石落下。可以看出,进入西藏后,赛事的难度再次升级。

在爬往宗拉山的路上,我们追上了孙晖。大晖晖昨晚在巴塘好好睡了一觉,这会的状态非常的好。他说,因为巴塘海拔比较低,气温也高,晚上还开了会冷气。在宗拉山垭口,我向着大山大喊:“大晖晖!加油!”居然喊完,孙晖的身影真的就出现了!在我们的呐喊声中,孙晖顺利爬到山顶,没有停留,直接翻山而过,继续前行。

同在山顶垭口的,还有赛事主办人豪客。我的同事胡於棋问他,你为什么要举办这么变态的赛事,去折磨这些骑手?豪客说,川藏线是上天赐予中国的礼物,川藏线骑行也是。很多外国的骑手也曾挑战过这个赛事,但都失败了。如此艰难的赛事,正体现了我们中国人顽强的意志,展现中国人的风采!

下了山便是芒康县城,我们也在这里吃午饭休息。闲聊间得知“不死鸟”马明明因为右鞋子磨脚,跟腱有点发炎,现在是一只脚发力继续坚持,我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离开芒康,翻越海拔4338米的拉乌山,就到了如美村。昨夜通宵骑行的“风神”廖海森选择在这里休息片刻,而孙晖也在这里停车吃饭。他们现在已经是川藏线上的红人。检查站的警察看见我们汽车上印有孙晖的照片,兴奋地说,我认识他,他是孙晖!他刚刚已经从我们这里骑过去了,他好牛的,每年都能看见他!看来,8天极限挑战,已经是川藏线上的一张名片了。

我们没有等骑手,又翻越了海拔3911米的觉巴山,在山脚登巴村的一家小店休息。老板娘一看到我们车上的logo,就赶紧问起了艾青的情况:“昨天我看到艾青摔跤了,她没有退赛吧?我看她的腿,破了好大一块!”我先是一愣,老板娘居然还认识艾青女神,然后赶紧把艾青的最新情况告诉她。听到艾青状态很好,还在继续坚持比赛,老板娘才放下心来。她说,去年比赛时,艾青就住在这里,今年说还会住过来,非常期待再次与她相聚。原来,两人已经是老相识了!除了艾青,老板娘还特别关心了“川藏男神”孙晖。听说孙晖马上就要翻越觉巴山抵达这里,老板娘激动不已,说一定要去路口为偶像加油。

很快,在老板娘和路过骑友的呐喊声中,孙晖风一般飘过,他向大家挥了挥手,没有停留迅速通过。一个小时后,廖海森也来到登巴村,不过他的状态很糟糕。由于前几天受凉,廖海森感觉有点发烧,所以想在村里找一个卫生所输液。在村民的指引下,他来到了村卫生所。

此时的廖海森脸色发白,嘴唇干裂,声音也已经沙哑。我问他,你干嘛那么拼?

他说,我自己有数。我只是嗓子有痰,头不痛,眼不花,问题不大。挂掉退烧药就在这里休息。

对于廖海森而言,追求的并不名次,他追求的是突破自己。出发时,他原本计划一天到达雅江,但因为走错路,又换鞋,耽误了时间,最后没能达成这个小目标。于是,他开始挑战自己的第二个目标——去年他一口气翻了5座山,今年他的目标是7座。于是,从新都桥开始,他没有休息连续翻过了高尔寺山、剪子弯山、卡子拉山、海子山、宗拉山、拉乌山、觉巴山7座高山。廖海森说,如果不是身体不适,再翻过东达山也没有问题!说到这里,廖海森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看得出,战胜了自己,让他觉得非常高兴。但相比创造记录,安全完赛更重要。他也提醒很多骑友,一定要量力而行,如果身体扛不住,千万不要硬来。

村卫生所条件有限,只有生理盐水。医生给廖海森量了体温,37度,并没有高烧。廖海森吃了感冒药,润喉片,决定继续前行,在东达山游客中心停留。我非常担心风神的身体状况,决定不再急着赶路,一路跟随他。

东达山海拔5008米,是川藏线上第一座超过5000米的高峰。天热已晚,太阳落在大山背后,印出大山漆黑的轮廓。得知风神身体状态欠佳,不少住在东达山游客中心的骑友们都纷纷赶下山,去迎接风神。在粉丝们的助威声中,廖海森艰难到达游客中心。这里有比较好的医疗条件,住宿条件,选择在这里休息可谓目前最佳方案。医生给廖海森测了血氧饱和度、血压、体温,三项指标全都正常,主要还是太疲惫了,毕竟一口气奋战了39个小时。得知自己的情况后,廖海森决定直接进屋睡觉。此时我也不忍心再去打扰,毕竟目前,休息对于他来说是最重要的。

风神安全,为今天划上一个美满的句号。看着满天繁星,我也长舒了一口气。计划不如变化,也许是这项赛事最大的特色吧!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26 00:2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5月24日

昨天兴奋了一天,夜里遭报应了。住在海拔4000的地方看来还是不太适合我,一夜翻来覆去,几乎没睡。早晨天亮,迷迷糊糊,如同梦游。山里干燥,两个鼻孔居然都流血了。

“风神”夜里一点就出发,算了下他也就休息了3小时吧,我觉得他可以改名叫做“疯神”了。

听说李德飞跟代仁义也住在高海拔地区,两人也都没有睡好,我心里又多了几分安慰。

骑行30公里,便到达了海拔5130米的东达山垭口。山顶气温0℃,风很大,在车外待了几分钟我就已经冻得吃不消。李德飞和代仁义经过接近三小时的艰难爬行,终于也到达了山顶。代仁义因为骑行眼镜坏了,这两天眼睛被风吹的有点肿。德则也被冻得鼻涕直流。这俩哥们儿现在俨然一对好朋友了,一起骑行,一起吃饭,一起睡觉。这个组合其实挺好,不认路的代仁义跟着数据控,科学制定骑行计划,既能保证速度,也不会透支体力。按照他们现在的节奏,8天川藏,一定可以完成。

我们的司机何师傅现在已经对他们路转粉了,拉着两位骑手合影,还开玩笑说,下次再走川藏线,就不开车了,跟着他们一起骑行算了!

下山时,昨天没睡觉开始让我感觉不舒服。到了左贡县城我觉得自己已经是半眩晕状态。从左贡到邦达,一路都是平路,骑手可以匀速巡航,算是一段难得的好骑的路段。在路上我们先后追上了孙晖和廖海森。孙晖昨天在左贡休息,7点才出发,目前状态非常好。廖海森则让我十分担心。昨天就缺乏睡眠,今天又起大早。这会说话依然声音沙哑,他还说,颈椎有一点发麻,相必是骑行时间太久了,颈椎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导致。廖海森说,到了邦达,他要睡一会,还是安全第一。尽管我觉得,他这样其实已经很不安全了……

在邦达镇,廖海森停车吃饭休息。他找到了去年吃饭的饭店,墙上还有他去年今天在墙上的签名。老板娘看见他特别激动,给他做了一碗土豆烧牛肉一份蔬菜。就在老板娘做菜期间,风神已经睡着了。半小时后,他面带微笑,双手一摊,得意地对我说:恢复了!这……风神,你确定你不是小强吗?

孙晖随后也抵达邦达镇,要了一盘青椒炒肉丝,两个鸡蛋,两根黄瓜。虽然孙晖看起来状态不错,但他昨天也经历也许多波折。在半夜翻越东达山时,连续爆了两次胎。因为山顶气温低风又大,原本就很疲惫的孙晖花了30多分钟才换好胎。加上第一天爆了一次胎,他的备胎已经用光。所以他也赶紧去隔壁的车行买了三个新胎备用。

可以看出,两位领先的选手,采用的战术有很大不同。孙晖是保持自己的节奏,每天保证睡眠,尽量选择在白天下坡。而廖海森则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,凭借自己异于常人的耐力和恢复力保持领先。目前看来,冠军很有可能在这两人中间产生,我也十分期待。

爬上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,就是川藏线上臭名昭著的天路72道拐。这一路下来坡陡,弯多,路边的山上还随时会有飞石落下。就在孙晖到达时,天空突然下起了冰雹。山里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。

我们开车下山,只要速度稍微快一点,拐弯时我都害怕掉进山崖,视觉的冲击力还是会给人心里造成非常大的恐惧。72拐下来,一直抵达怒江,海拔一口气下降1548米,原本就不太舒服的我,彻底歇菜了。

不得不说,孙晖太猛,这一路下来,居然没追着他。

怒江大峡谷非常险峻,两边都是上千米的峭壁,需要很努力地抬头才可以看到天空。山壁上除了棱角分明的巨石,还许多鹅卵石镶嵌其中,让人不得不相信,青藏高原以前真的是一片汪洋。

接下来发生的事可以叫做“孙晖去哪儿了?”

我们一路驱车前行,通过八宿县,又前行10多公里,一直追不到孙晖。高中以后数学就没有及格过的我,运用初中时学来的知识给大家做了分析:这是一个典型的追击问题。这条路很平坦,假设孙晖正处在一个比较好的状态,以40km/h的速度巡航,我们在他后面30分钟出发,以80km/h的速度去追,需要多少时间可以追到?其实不用算,怎么着这会也追到了。车上另外三位估计初中开始数学就不及格的同志,纷纷表示赞同。于是我们决定折返去等他。

在八宿县,我们遇到了一群骑友粉丝,他们也在等待孙晖的到来。只是我们又等了一个小时,依然不见男神身影。有人猜测,孙晖是不是已经过去了,大家没有看到。还有人担心,孙晖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?突然,有线人传来消息,男神已经进入八宿县!果然,三分钟后,孙晖在粉丝们的欢呼声中呼啸而过,留给大家一个骄傲的背景。

原来,男神在下了山以后,找了个民居休息了会,难怪大家都找不到他。

风神廖海森身体依旧不适,他决定在八宿看个医生,好好休息。

今天听到的最温暖的消息是,“不死鸟”马明明在一家客栈休息时,老板娘贴心地帮他整理了装备,安装了码表。马明明则给了老板娘一个公主抱作为感谢。老板娘问,马明明结婚了没?马明明回答,还没。老板娘大喊:我的客栈缺一个老板!

哪家客栈?我马上过去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26 00:2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5月25日

昨夜我们连夜翻越了海拔4475米的安久拉山,住在然乌村。因为住宿条件比较好,有暖气有热水有电热毯,总算睡了个好觉,还洗了个澡。早晨推开房门,发现自己竟被雪山包围,脚下就是静静流淌的然乌湖。天堂有泪,化作然乌水;然乌无言,静待谁人归。

然乌湖首先等来了男神孙晖。今天早晨他顶着风雪通过了安久拉山垭口来到然乌镇,由于太冷,不得不停下补给。此时孙晖又增添了几件神器——苏菲熟睡350贴在膝盖处,带小熊印花的浴帽套在头盔外,骑行手套外还戴了个妈妈洗碗专用的橡胶手套,吸水防水,一步到位。我问他,按照现在的速度,有没有可能在7天内完赛?孙晖说,现在已经到了非常疲惫的时候,相信其他选手也一样。能不能在7天完赛还不好说,还是要看后面的身体状态和天气。

沿着然乌河前行,很快就我们就离开了昌都地界,进入林芝地界,这里可谓川藏线最美的一段路。尽管下着冷雨,但孙晖速度依然很快,甚至连超了几辆货车。持续的降雨让山上的冰川开始融化,形成了许多小溪穿过马路。孙晖飞驰而过,溅起三尺水花,炫酷又帅气。

雨越下越大,两边不断有飞石落下,路上时不时还有羊群或者落单的小马,赛道在美丽与危险的交织中向远处延伸。

波密县号称冰川之乡。一路上我们沿雪山而行,起初很是兴奋,渐渐地居然有些审美疲劳。今天对于我来说是很轻松的一天。选手们差距逐渐拉大,因为一直跟随着第一梯队,所以后面的选手已经有几天没有看见。听说东达山下起了暴雪,山上积雪很厚,交通也进行了管控,很多要翻山的汽车不得不在山脚排起长队。我这一路过来,已经翻越了12座高山,却没有一次在山上遭遇下雪天气,不得不说有点遗憾。

孙晖很快也来到了波密县,再次停留休息。不过距离上次休息,并没有隔太久,这不是男神的作风啊?孙晖解释说,这会实在太热了,热得头有点晕了。早晨气温还在零度以下,这会又酷热难当,山里的天气,就是这么任性!

听说女神艾清这几天胃不舒服,还在坚持比赛。志愿者去驿站看望她时,她刚从药店回来,各种药堆了一堆,真是让人担心。还有风神,他颈部的不适已经相当严重,今天已经提前休息了。希望睡个好觉能够缓解他的痛苦。

晚上九点,李德飞和代仁义也到达波密,在县城一个单车俱乐部休息。老板娘热情地为他们煮了面条,还给他们一人煎了三个蛋以补充能量。代仁义在这儿采购了一副眼镜,终于结束了长达三天的裸眼骑行。吃饭中,代仁义表示想就地休息,专业数据控德飞则拿出地图提出反对。他通过分析距离、爬升、时间、天气等多方面因素告诉代仁义,必须继续前行,但具体走多少,视状态而定。不得不说,两人并肩战斗了三天多,已经不再是竞争对手,而是亲密伙伴。听说昨天中午因为太热,两人还一横一竖躺在路边休息,天为被地为床,真是羡煞无数人啊!

送走二位骑手,我们准备就地休息。车店老板娘给我们推荐了几家宾馆,我都不太满意。她又问:“要不住民宿吧?我一个朋友开的,还不错。”

我没有吱声。
“老板娘做菜可好吃了!我们这里出了名的!”


“就是她了!”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65

组织活动: 49

1万

风云币

30

活动币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325

志愿者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26 20:5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5月26日

早晨起来,领队蒋敏和司机何师傅正在讨论孙晖、李德飞他们的骑行计划。何师傅每年要在川藏线上来回至少十次,对路况无比熟悉,他的分析十分之专业,让蒋队频频点头。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第一次接触自行车赛事的门外汉。

不幸的消息很快传来:川藏女神艾清因运动性荨麻疹在左贡县田妥镇宣布退赛。其实艾清今年的状态是挺不错的,赛前大家分析都觉得她今年有望八天内完赛。前两天她曾在路上超越一直领先她的“不死鸟”马明明,逼得马明明不得不减少休息前去追赶。这几天女神胃都不太舒服,让人担心,没想到今天真的没法坚持了。虽然艾清退赛,但我依然对她充满深深的崇敬,在新都桥自己处理伤口的情形历历在目。从她身上我看到了,运动让人美丽,运动更让人坚强。

“川藏神兽”张树桥也顺利到达波密县,目前他排名第四。说到今天一路的骑行,神兽是抱怨不断。他说,这可能是这几天最难的一段路了!虽然一路比较平缓,但沿途都在修路,实在太痛苦了。经过几天的比赛,选手们的屁股、膝盖都已经被折磨的不行,经过颠簸路段,坐着骑吧屁股吃不消,站着骑吧膝盖吃不消,川藏线这一路的难度,真的怎么形容都不过分。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张树桥的语气还是相当淡定从容,从他的脸上也很难看出其他选手那样的疲劳感。前几天还处在垫底梯队,现在已经排名前四,树桥解释,可能是自己年纪有点大,进入状态没有年轻人那么快。川藏线的变数特别大,即使现在排名第一的孙晖,哪怕他下了米拉山,只要没到拉萨,都很难说可以百分之一百拿到第一。现在要做的,就是保持好状态,努力不犯错。其实这一路上,张树桥没有摔过一次车,没有爆过一次胎,46岁的川藏神兽一直在用自己丰富的经验骑行。老司机给人的感觉就一个字:稳!

刚刚送走张树桥,噩耗再次传来:风神廖海森因身体不适,在松宗镇宣布退赛!得到消息后,我们立刻掉头,返回松宗看望风神。

见到廖海森,看着他疲惫的身躯,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,只好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。反而是风神反过来安慰我,说一路辛苦了,不用太担心他。廖海森说,骑行这么多年,今年的状态确实是最差的一次。从成都到松宗,1500公里,12座大山,感冒发烧没能阻挡他顽强前进的脚步,风霜雪雨也无法熄灭他挑战自我的决心。但这一次,因为颈部肌肉僵化,导致没法抬头,继续前行确实太过危险。经过慎重考虑,风神选择弃赛。尽管今年没能完成比赛,但风神还是创造了许多记录,39小时内翻越7座大山的神迹,很可能再无人敢去挑战。廖海森一直都说,他要挑战的不是别的选手,不是了不起的成绩,而是一个更好的自己。风神,你做到了!

回波密吃了午饭,我们驱车去追前面的选手,风神也坐上我们的车一同前行。这一路海拔较低,路两边树木很是茂密,四周甚至有虫鸣鸟叫,仿佛行走在南方的雨林。只是一抬头,又能看见雪山,一切好不真实。

在离通迈还有4公里的地方,我们追上了张树桥。看到退赛的风神,树桥先是像个兄长一样责备了几句,批评他不该太过于执著,然后又安慰了几句,表达遗憾和惋惜。得知风神退赛是因为脖子问题,张树桥说,确实是不应该继续坚持,并分析,很有可能是风神的自行车高度不太合适。张树桥自信地说,在调试公路车这一方面,全国不会有能超过他的,因为只有自己长途骑行,才知道车需要调整到什么样的状态。川藏线上,没有什么大事,但任何一个小事的疏忽,都会酿成大错。

通过了川藏线西藏境内海拔最低的一段路,已近傍晚,而我们即将翻越进入拉萨前的倒数第二座高山——色季拉山。此山以天气多变而著名,当地有歌这样唱:“鸟儿在我身边叫,妈妈叫我赶紧回家了。”开往色季拉山顶的路上,一路飘着小雪,车子就在云雾中前行,除了眼前的路,其他都是一片白茫茫。色季拉山垭口海拔4720米,四周已被白雪覆盖。仅仅拍了两张照片,我就冻得不行,赶紧回到车上。风神告诉我,去年他翻越这座山的时候,也是天降大雪,下山时,这个号称“打不死的小强”的男人,居然冻哭了……

从海拔不足2000米的峡谷,到超过4700米的山顶;从阳光炽烈的丛林到白雪皑皑的高山,一下午经历春夏秋冬。这就是川藏线的魅力吧!

过了八一镇,我们追到了李德飞和代仁义。他们说,下午翻越色季拉山的时候,遭遇了暴雪、冰雹与狂风。代仁义在山顶一度被冻得直打摆子。下山后,他们赶紧找了个人家去烤火。李德飞手冻肿了,连手套都脱不下来。已经退赛的廖海森给他们提供了许多建议,还拿起摄像机采访了他们,过了一把记者瘾。不过风神说,坐车比骑车感觉还要累,如果可以选择,他还是愿意骑车去拉萨。

此时领先的孙晖已经通过了工布江达县,将在夜里抵达松多镇,届时距离拉萨已经不到200公里。男神会不会不休息直接冲向拉萨?还是在松多稍作调整,凌晨翻越米拉山?

不管怎样,最后的冲刺,我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,跟男神一起向布达拉宫进军!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参加活动: 2

组织活动: 0

9449

风云币

0

活动币

1万

积分

金甲骑士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3060
发表于 2017-5-27 15:0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Archiver|Wiggle|【风云单车】自行车俱乐部 ( [京ICP备09035064号] [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334号]|网站地图  

GMT+8, 2018-5-28 07:0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